斯坦福大学:对抗COVID-19 关键在杀伤性T 细胞,抗体容易被愚弄

斯坦福科学家表示,病情最严重的COVID-19 患者身上提取的杀伤性T 细胞表现出较少的迹象,而症状较轻的COVID-19 患者往往有大量杀伤性T 记忆细胞,对抗COVID-19 关键在杀伤性T 细胞,抗体容易被愚弄

4 min read
By myfreax
斯坦福大学:对抗COVID-19 关键在杀伤性T 细胞,抗体容易被愚弄

很多人因COVID-19 病重或死亡,但更多人不知道自己被感染,儿童症状也比大人轻,到底什么原因?斯坦福大学科学家找到答案,他们认为,严重COVID-19 的患者没有被较温和的冠状病毒株感染,至少最近没有,因此他们没有保留关键的杀伤性T 细胞,是导致病情较重的原因。

斯坦福科学家表示,SARS-CoV-2 序列的某些部分与四种广泛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株相同。如果人体的免疫细胞遭遇过且记得更温和的病毒表亲,就能更快速动员起来对抗SARS-CoV-2。

而这种引起感冒的季节性冠状病毒株在儿童中猖獗,大约四分之一的儿童感冒是由这些冠状病毒引起的,这就是为什么虽然他们和成年人一样有可能被感染,但他们很少出现严重症状的原因,但是大人可能没有得过,至少最近没有。

科学家表示这种关键免疫细胞称为杀伤性T 细胞,在血液和淋巴中游荡,停在组织中并对常驻细胞进行拦截和搜身操作。当杀伤性T 细胞的受体注意到细胞表面上不属于那里的肽,例如,它来自入侵微生物产生的蛋白质,T 细胞就会宣战,且快速繁殖,它的无数后代的受体都靶向相同的肽序列。

当一场战役结束,无数子细胞就会进入更平静的状态,称为记忆T 细胞,会表现出更高的敏感性和寿命,它们通常会在血液和淋巴中持续存在数十年,一但需要就会立即启动、摧毁任何携带这些指示性肽的细胞,这种准备可以在扼杀以前遇到的病毒或近亲病毒方面节省宝贵时间。

研究发现,病情最严重的COVID-19 患者身上提取的杀伤性T 细胞表现出较少的迹象,而症状较轻的COVID-19 患者往往有大量杀伤性T 记忆细胞,它们针对与其他冠状病毒株共享的SARS-CoV-2 肽。病情较重的患者增加的杀伤性T 细胞主要是针对SARS-CoV-2 特有肽的T 细胞,因此,他们对病毒的反应可能是从头开始的。

科学家还强调,关于对COVID-19 免疫的讨论通常集中在抗体上,抗体在病毒感染易受攻击的细胞之前,可以锁定在病毒上的蛋白质,但是抗体很容易被愚弄,原因是病原体进化迅速,并学会向抗体隐藏它们的关键特征,对于COVID-19就是刺突蛋白,但是T 细胞以不同的方式识别病原体,它们很难被愚弄。

受体靶向SARS-CoV-2 特有肽序列的杀伤性T 细胞必须在几天内增殖才能在接触病毒后加速,中间需要的时间可能就是无症状以及死于疾病之间的差别所在。科学家表示,至今记忆细胞在传染病防御中最为重要,它们是人类想要对抗反复出现的病原体所需要的东西,它们也是疫苗要产生的东西。

Stanford study ties milder COVID-19 symptoms to prior run-ins with other coronaviruses
In COVID-19 patients whose symptoms were mild, Stanford researchers found that they were more likely than sicker patients to have signs of prior infection by similar, less virulent coronaviruses.